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州中级人民法院

qdnzy.guizhoucourt.cn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如何对《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理解和适用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9 11:05:44

 

如何对《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
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
第(二)项与第二款正确理解和适用
 

杨再幸     
 
2012927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56次会议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21221日起施行。但审判实践中对该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均存在理解与适用不到位的情况,导致判决不公,引起上诉。同时,也不利于被侵权人获得更充分的赔偿。本文拟就该条文的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在审判实践如何理解与适用提出粗浅看法,并请同仁指正。
一、条文内容
第十六条 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理解与适用中存在的问题
1、对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理解与适用存在的问题
 
实践中对该条文第一款第(一)、(三)项的理解适用,无论是法官、还是保险公司及其他之外的当事人,均已不存在歧义,故不在此赘述。
经常出现的误解:一是没有注意结合该条文中“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的规定程序审理,导致没有尊重当事人的选择权,随意追加诉讼主体,即追加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二是对该条文解读时不注意条文内容中“根据保险合同赔偿”的规定,导致不划分侵权责任的性质,出现一刀切的赔偿模式,即直接将交强险赔偿后剩余的不足部分判决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赔偿或是先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赔偿后,如仍有不足部分才按侵权责任分担。
2、对第十六条第二款理解与适用存在的问题
实践中存在的问题:一是不尊重当事人的选择,在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没有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情况下,在交强险责任限额中优先全部赔偿精神损害;二是在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没有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情况下,对先行赔偿的交强险数额在计算时没有按赔偿项目的所占比例计算精神损害抚慰金所占的份额,导致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的不足部分在判决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赔偿时,包含有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精神损害数(份)额,违反了商业三者险的合同约定。
三、正确的理解与适用
1、对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的正确理解与适用。
1)本条款规定的“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从条文中可见,适用该款项时有一个前提条件:即当事人只有“同时起诉”侵权人、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时,才能按照该款项规定顺序确定赔偿责任。根据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侵权责任法》和本司法解释的规定,如果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当事人只起诉侵权人而未向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主张权利,法院就只能依法追加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进入诉讼,而不能依职权追回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为共同被告。依据是:本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应当将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而第二款规定的是“当事人请求将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这里明确清楚的强调了只有在“当事人请求”的前提情况下,才发生“人民法院应予准许”的问题。所以,如果当事人未选择向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主张权利,法院无权主动追加其作为共同被告(或第三人)进入诉讼。同时,《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也未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强调的仍然是“当事人请求”保险金为原则。所以,最高法院在制定该司法解释时,为了避免给人造成司法解释与相关法律冲突的印象,条文中增加了“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前提性条件,即当事人必须同时起诉两类主体,即侵权人和保险公司,人民法院才会按照规定顺序确定赔偿责任。否则,只能判决当事人起诉的侵权人和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或法院追加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而不存在适用该条款第(二)项的问题。
2)该条款第(二)项规定的是“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即要“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其含义是: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承担责任的基础是保险合同,按照合同相对性原则,保险公司只需要承担合同约定内的义务。因此,一旦出现符合本条规定情形的交通事故,交强险在其限额内先行予以赔付之后,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不是就其余损害无条件在责任限额内进行赔偿,而是首先要确定侵权责任的性质,明确加害人基于侵权行为所应承担的赔偿范围,在此基础和范围内才涉及本条规定所称“不足部分,由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的问题。
以下面案例举例说明:
例如,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被侵权人的损害赔偿数额为:医疗费25000元,残疾赔偿金120000元、护理费3000元、交通费1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0000元、误工费3000元,营养费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必要及合理的后续治疗费12000元以及法院酌情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合计220000元。投保义务人在同一个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和100000元保险金额的“商业三者险”(现实中有分开投保的情况,不影响对本文的适用)。
本案在先由交强险赔偿120000元后,剩余的不足部分为100000元,如果该交通事故是由机动车一方承担全部责任,机动车投保的商业三者险的保险金正好为100000元,那么,这时可按本条规定直接判决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赔偿被侵权人100000元;但如果被侵权人在交通事故承担次要责任,假设按被侵权人承担30%,机动车一方承担70%计算,这时对不足部分100000元,则应首先确定由被侵权人自行承担(10000元×30%30000元后,再判决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赔偿被侵权人(100000元×70%70000元,否则将违反合同相对性原则导致加重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假设本案投保的商业三者险保险金额只有60000元,当然就只能判决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在60000元保险限额内予以赔偿,而对仍有不足的部分10000元则应按本条第(三)项规定判决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2、对“被侵权人或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正确理解与适用
(1)在当事人提出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情况下,法院才能在交强险中判决优先赔偿精神损害:
①如果被侵权人的损失如前所述数额,即超出交强险限额,在这种情况下,被侵权人或其近亲属只有在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情况下,才会获得充分的赔偿。
以前述案例为例,按照该条文规定“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即由保险公司先赔偿交强险限额120000元,如果被侵权人或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就可以将全部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在交强险中优先赔偿,这时交强险限额120000元中所含费用=医疗费10000+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其他损失费用95000元。这样剩余的不足部分中的100000元就不再包含有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份额,而是其他方面的物质损失份额。如本案机动车投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金额为100000元,就可以直接判决由承包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予以赔偿,按此计算确定赔偿才既不超出各保险人预期的合同义务,也没有增加保险公司的负担。
2)被侵权人或其近亲属没有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情况下,只能按比例对精神损害抚慰金进行赔偿:
①仍以上述案例数额为例:为计算方便,首先从总额220000元中分出医疗费25000元(因医疗费限额是10000元,不论超出多少,不能按比例分出所占数额),这样用于计算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110000元限额中精神损害抚慰金所占比例的总额为(220000元-25000元)195000元。然后,计算出法院酌情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在195000元中所占的比例(15000元÷195000=7.692%)。最后计算出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中所占数(份)额(7.692%×110000元)8462元。从而得出法院酌情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在交强险中的先行赔偿比例数额为8462元,这样自然也就计算出剩余的不足部分中所包含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数(份)额为(15000元-8462元)6538元,为后面判决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提供科学合理的赔偿数据,达到平等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目的。
如果没有按上述比例划分出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而是将精神损害抚慰金和其他损失一并判决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赔偿,显然超出了商业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范围,这有悖于商业三者险约定的合同义务。同时,如果没有将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中按比例赔偿一部分,而是全部留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赔偿后仍有的不足部分中,就会因在商业三者险中不能获得这部分赔偿,而侵权人又无赔偿能力的情况下,导致精神损害抚慰金可能得不到赔偿,不利于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为方便审判实践中的计算,在分出医疗费25000元后的总损失额195000元中,只需计算出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所占比例,因其他各项损失均符合商业三者险的约定赔偿范围,可以其他物质损失合计计算,即(195000元-15000元)180000元。
②通过上述方法计算出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先行赔偿的交强险中所占比例数额后,就可以确定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依合同约定赔偿的数额为:损失总额220000元-医疗费10000元-伤残赔偿限额110000=不足部分为100000元-不应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6538=93462元。显然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对不足部分的赔偿数额,不再包含精神损害数(份)额。
③对不足部分100000元中不能判决由商业三者险赔偿的精神损害抚慰金6538元,作为“仍有不足的”情形(案件中如存在其他超过商业三者险限额的“仍有不足的”部分,一并加上),依据本条第一款第(三)项司法解释的规定,判决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按照上述方法计算,不难看出:先行赔偿交强险限额120000元后,剩余的不足部分虽然仍是100000元,但在承担责任的分配上出现了变化:即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赔偿的不足部分是不包含精神损害数额的93462元。而对不能在商业三者险中赔偿的精神损害抚慰金6538元,依据本条第一款第(三)项司法解释“仍有不足的,……由侵权人予以赔偿”的规定,判决由侵权人赔偿。
只有按上述方法操作,才能既保证当事人应得到的赔偿数额不变,即交强险限额中赔偿医疗费10000+伤残赔偿110000+不足部分100000元中由商业三者险赔偿的93462+由侵权人赔偿“仍有不足的”6538元,合计220000元。也没有加重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超出合同之外的责任,才符合商业三者险不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合同约定。同时,对不能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中得到赔偿的“仍有不足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由侵权人赔偿,也才符合相关法律和本司法解释的规定。
3)在审判实践中,是否需要向当事人释明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例外情况,可依案情而定:
①投保义务人没有投保交强险,也就不存在保险合同关系,保险公司理所当然不承担赔偿责任。当事人只能依据本解释第十九条“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是同一人时,交强险赔偿数额部分和剩余的不足部分都是由同一人予以赔偿,请求与否都无实际意义;但如果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时,个人理解应当参照本解释规定精神结合具体案情决定是否主张。
②投保义务人没有投保商业三者险的情况下,交强险限额赔偿后剩下的不足部分不管是否包含有精神损害份额,都是由侵权人(或与投保义务人)按责任赔偿。所以,无必要释明请求优先赔偿精神损害。
③如果侵权人有赔偿能力,无论是否请求在交强险中优先赔偿精神损害,对于被侵权人来说都没有影响。因为在商业三者险中不予赔偿的精神损害部分完全可以从侵权人处得到赔偿。
综上所述,审判实践中应法官在立案阶段区分不同案情,向当事人释明是否选择在交强险中优先赔偿精神损害,便于审理,也能更好地平等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四、判决理由和判决主文表述举例
1、被侵权人或者其他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情形
本院认为,……对原告提出的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诉讼请求,因被告XXX已经分别(或同时)向被告XXX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且原告在诉讼中已同时起诉被告XXX和被告XXXXXX保险公司。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的规定。由被告XXX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120000元,法院酌情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在交强险责任限额中予以优先全部赔偿;对超过交强险责任限额的剩余不足部分100000元,因精神损害抚慰金已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全部赔偿已全部属于物质损失,依法应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被告XXX保险公司赔偿,符合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对原告XXX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XXX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XXX120000元;
 二、由被告XXX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约定赔偿范围内赔偿原告XXX100000元。
2被侵权人或者其他近亲属没有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情形
本院认为,……对原告提出的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因原告没有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根据(同前)……规定,故本院酌情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依法在先行赔偿的交强险责任限额中按比例予以赔偿8462元,对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赔偿后剩余的不足部分100000元中所包含的其他损失数额和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XXX保险公司根据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予以赔偿(剩余的不足部分100000元-剩余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部分6538元)93462元;对仍有的不足部分(15000元-8462元)6538由被告(侵权人)XXX赔偿。原告诉讼请求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XXX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XXX120000元;
二、由被告XXX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约定赔偿范围内赔偿原告XXX93462元。
三、由被告XXX赔偿原告XXX6538元。
小结:上述理解仅是对本条司法解释中容易出现误解的问题和本条解释中新规定在交强险中请求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问题提出的粗浅看法,因本解释对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审判实践中遇到的其他具体诸多问题规定明确,也容易理解掌握,故在本文举例中虽可以假设出多种相关问题而没有进行展开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