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州中级人民法院

qdnzy.guizhoucourt.cn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调研报告

审理林权纠纷案件的一点思考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9 11:07:05
审理林权纠纷案件的一点思考
潘 斌
林权是以森林、林木和林地为客体的一项权利,凡是有关森林、林木和林地的占有、使用、收益或者处分的权利都可以归入林权这一范畴中。自我县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实施以来,“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的改革目标,再加上物权法的制度设计对人们物权观念的影响,林地使用权与林木所有权的分离,为林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各种形式的林权纠纷大量涌现。因此,准确有效的审理林权纠纷案件,对于化解社会矛盾,顺利推进林权制度改革,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一、林权纠纷产生的原因
(一)政策多变引起纠纷
新中国成立后,林业政策不断地调整着林业生产关系,从土地改革、“四固定”到承包荒山造林、“林业三定”、土地二轮延包,林业政策不断调整变化,每一次新的林业政策出台后,总会出现一些新的林业纠纷。比如,在承包荒山时种植户和各地签订的承包合同是20年,而林权改革规定的承包期限是70年;“天保”工程的实施,林木又禁止采伐,种植户的林业利益得不到及时体现,不稳定、多变的林业政策前后矛盾、相互冲突,是造成林权纠纷多发的原因之一。
(二)“林业三定”工作粗放,纠纷隐患较多
人民公社期间以及60年代初的“四固定”时期,林地的划分权属多从便于行政管理方面考虑,忽视山林的本来归属,有的甚至以手指为界,任意调配。有的与相邻的区、乡(社)、大队(村)互不通气,重复划分等为山林纠纷留下了隐患,现在的很多纠纷是因当时权属不明或权属重叠造成的。 改革开放初期的“林业三定”同样也存在着明显的工作粗放问题。填证之前,没有组织接连地各方相互勘界、核实,在林地边界地带,忽视别人权利,双方各自多填面积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没有图表相对应,当林权纠纷发生时双方或多方的林权证都包括同一块争执林地,四至不明,四至不清的情况非常普遍,一些林地边界模糊,权属不清。
(三)调处机构不健全
县政府下属的调解纠纷处理办公室,主管山林、水利、土地等相关纠纷的调处工作,在林业纠纷的解决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调处办”在实际运行中也存在大量的问题,调处机构大多不健全,经费不足,办案条件差,办案力量明显不足,再加上机构变动频繁,办案人员人心不稳,新调入人员业务不熟,难以适应案件多、法律政策性强的调处工作需要。有些乡村干部站在本位主义、家族主义立场人为地“介入”,更进一步激化了这些由来已久的矛盾。
二、林权纠纷解决途径
    (一)发挥村规民约的特殊作用
在长期历史过程发展起来的村规民约,作为传统习惯法,保留了大量的林业权利保护规则,这些规则大部分与国家法律的原则是一致的,通过修改一些与国家法律相冲突的“村规民约”条款,仍然可以发挥其重要的调整作用,使它真正在法律的指引下为调解解决林权纠纷作出应有的贡献。
(二)加大人民政府的调处力度
山林权属纠纷案件具有发案率高、突发性强、群体性多、破坏性大、周期性长等多种特点,因此处理起来比较困难。由于纠纷调处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它对专业人员的要求也非常高。经过调处办调处解决的案件有相对的稳定性,法律效力受到林权争议各方的认可,因此执行起来相对容易一些。要加大调处工作力度,一是要增加调处经费投入,充分调动调处人员的主观能动性;二是要认真抓好山林土地权属矛盾纠纷的排查,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三是对于县际、州际和省际纠纷,要克服本位主义观念,增加整体意识,加强与接边地区的友好往来,营造和谐氛围,对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要力争达成调解协议,对于双方争议较大的案件,在处理时机尚未成熟之前,要协同接边县乡村积极做好稳定工作,争议双方都不允许进入争议的山场从事一切生产经营活动,维持现状;四是抓好信访工作。对群众来信来访一定要认真对待,做到件件有着落,事事有结果,切实维护好正常的社会秩序。
(三)充分考虑民族习惯法因素
黔东南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它的特殊性决定了在这样的民族聚居地区适用国家法一定要与民族地区的具体情况相结合。林权纠纷案件大多属于因历史原因遗留的问题,解决林权纠纷的一部分最终要经过政府行政裁决和法院判决,这样才能从长远上解决问题。行政裁决和法院的司法判决如果完全依照法律,而不考虑民族地区的实际情况,在执行中难免会陷入困境;复杂的林权纠纷并非一纸判决所能完全解决,因此法律在少数民族地区实施难度较一般地区要复杂得多。在民族地区,法官可以利用法律规定中的弹性的模糊区域或词语意义解释的多种选择余地,用国家法的概念包装少数民族习惯法的内容,这样既维护了国家法治的统一,又利用了民族地方的习惯法资源。在不违反现行国家法基本原则的情况下,法官应有选择地依据民族习惯法进行判决。成熟的内容可以通过民族地方立法的途径法律化。
如何有效地化解林权纠纷是当前林权制度改革中的最突出的难题之一,林权纠纷的解决不仅仅是某一个部门的事情,涉及到法院、林业、调处、水利、国土等各部门,在村寨里还包括村委会、调解委员会和“寨老”作用的发挥,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化解林业权属争议纠纷是各部门相互配合的一件系统工程,也对国家机关和司法部门的相关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人民法官只有充分认识我国林权制度的变迁,熟悉林权纠纷的特殊性,才能在处理林权争议中更好的发挥作用。作者单位:天柱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