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州中级人民法院

qdnzy.guizhoucourt.cn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卓泽渊:法治国家的基本构架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9 11:15:53

 

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已成为我国社会的发展目标。建设法治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历史重任。赶上了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时代,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止步不前。然而我们又是否能取得成功?与历史的遗憾相较,我们又何以能取得成功?关键在于:我们现在的法治国家建设有无它得以成功的基础与动力,其关键和核心何在,目标与途径为何?
1.中国法治的基础与动力
 
   中国法治的基础和动力在于经济的市场化、政治的民主化,以及意识的科学化。
 
   从上面的分析也可以看到,中国法治建设之所以如此迟滞,这与中国经济的非市场化(自然经济)、政治的非民主化(专制集权)、意识的非科学化(教条主义、非理性化等)有着必然的联系。然而历史发展到现在,情况早已今非昔比。中国市场经济不断发展,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形成,经济的市场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经济的市场化必然要求政治的民主化,并推动政治的民主化。目前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正待深入,政治民主得到了进一步的发扬,民主政治体制正在形成之中,政治民主化的进程不断加快。作为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的前提和结果的思想意识,也愈益科学化。中国的思想文化愈益解放,许多迷信都将破除,教条主义等非理性的东西就会愈来愈没有市场,科学与文明就会更加受到重视。尤其是近十多年的全民普法宣传和普法教育,为我国法治发展奠定了较好的社会意识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上建设法治,必将不同于以往的任何时代。经济的市场化、政治的民主化、意识的科学化,不仅是法治建设的基础,而且是法治建设的动力,必将推动中国法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状况向前发展。
 
2.法治国家建设的关键与核心
 
   中国法治的关键在什么地方,不同的学者也许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学者认为,中国法治的关键在司法。我认为,中国法治的关键并不在司法,而在政治的法治化。政治的法治化,包括政治体制的法治化,政治权力的法治化,政治组织的法治化和政治行为的法治化。政治的法治化关系着中国法治的存亡。政治组织的法治化中,最根本的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政府的法治化。这是我国法治成败的关键所在。党和政府必须在法治上率先垂范。所以研究并解决好党和法的关系、政府和法的关系,是我国法治建设中的根本任务之一二。
 
   中国法治的核心是什么?学者们也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在立法,有的认为在法的监督。我认为,中国法治的核心在于司法的法治化。司法法治化至少包括司法体制的法治化和司法人员的法治化。与之相反的客观现实是,我们司法体制的非法治化和司法人员的非法治化。历史和现实中的司法体制并不都是法治化的司法体制。在专制的人治、礼治等治国方式下,都有司法体制。但是他们都不是法治化的司法体制。改革我国目前的司法体制是我国目前法治建设的重大难题。它牵涉到中国共产党对于司法机关的领导组织、方式的变化,牵涉到政府与司法机关之间的关系的从新界定或设定,牵涉到司法机关相互之间的组织变革与关系重组。司法体制改革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在政治体制改革中与政治体制改革同步进行。在司法法治化问题上的另一个重大的难题,也是我们目前法治建设的最大的难题,是我们的司法干部队伍素质太低,严重阻碍了法治发展的进程。一些司法官员,甚至成为了中国法治建设的破坏力量。中国司法官员中也有优秀分子,但是仍嫌力量单薄。也正是因此,这些优秀分子优秀得比其他行业的先进人物更加艰难,更值得钦佩。我们一再要求严肃吏治,实际上最应当严肃的首先是我们的司法干部。因为,如果我们的司法干部是好的,其他干部的任何违法乱纪都会毫无例外地受到制裁而被遏止。而司法官员的腐败却可以令我们束手无策。整肃司法干部队伍,在目前必须而唯一的途径,只能是“清源治流”。对那些道德素质低下、法律修养浅薄的人,不论他来头如何,都必须予以坚决堵住。再也不能让那些无德无能之徒混入司法队伍。对那些已置身司法干部队伍的无德之辈、不学无术和“无术不学”之徒,必须坚决地予以扫地出门。中国人民的百年梦想绝不能败坏在那些江湖混混、江湖骗子的手里和不法之徒的腐败之中。
 
3.法治国家建设的目标与途径
 
   中国法治的目标是实行法治,建成真正的法治国家,进而建立法治社会。这种法治是立法、执法、守法、法的监督有机协调的法治;是法治原则、法治制度、法治组织、法治观念和法治过程一体共振的法治;是法治内在统一,并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外在协调的法治。是一种呈社会总体态势的、以社会总体状态存在的法治。
 
   中国法治建设的途径,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予以描述。
 
   中国法治建设有一个“提倡依法办事--主张依法治国--实现理想法治”的过程。作为第一个阶段的“提倡依法办事”,它是泛义的,一是不管法是否是民主的良法;二是不强调对权力的特别约束。要说这是法治,这仅仅是法律制度意义上的法制,是法治的初步阶段。作为第二个阶段的“主张依法治国”,它是不明晰的,一是,这里的法依然有一个是否是民主之良法的问题;二是,“主张”的动机并非都意在法治,相当多的领导干部都还局限在“治国”、“治省”、“治市”,最终在“治民”上。作为第三个阶段的法治,才进入真正的法治阶段,法治的真谛才为社会所理解并为社会所实行。我国正处在从第一个阶段向第二个阶段转换的历史区间。
 
   中国法治也有一个“党治--国治--法治”的过程。第一个阶段即是在党的领导下依法办事,党直接领导立法、执法、司法、法的监督等各项法制建设工作。党直接居于国家之上,指挥国家的法活动。第二个阶段是将党的意志依法定程序变化为国家意志,由国家来负责立法、执法、司法、法的监督等各项法治建设事宜。国家的权力较少受到法的约束,国家也难免作出违法违宪的行为。第三个阶段,国家也得依法办事,而且必须首先依法办事。这个阶段不是不要党的领导,而是党的领导愈加成熟,愈加能运用法的手段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更能反映人民的呼声,更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这个阶段也不是不要国家,而是国家变得更加成熟,它在主导法治的同时,本身就是法治的楷模。我国目前正处在由第一个阶段向第二个阶段转换的历史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