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州中级人民法院

qdnzy.guizhoucourt.cn

文化建设

文化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建设>> 文化信息

温馨的中秋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9 11:00:59

温馨的中秋

向国书

“我现在过得很好,儿子媳妇孙子孙女对我都好,生活有了保障,我满足了,感谢法院,感谢法官!”下司镇淑里村上梭组年近八旬的王兴龙老人高兴的说。

听着老人愉悦的话语,麻江县人民法院宣威法庭贾登龙法官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当时承办这起案件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王兴龙老人患有帕金森综合症,膝下有四女一子,均已成家立业。老伴去世后,老人便与儿子儿媳共同生活,儿子儿媳凭借自己勤劳的双手修建了一栋二楼一底的“小洋楼”,但老人却居住在年久失修的破旧的木屋内,一家人相处虽然谈不上其乐融融,倒也相安无事。但自2009年开始,本来平静的日子发生了变化。随着年龄的增长,老人劳动力逐渐丧失,成了儿子儿媳的“累赘”,老人开始遭到嫌弃,因为不能帮忙干农活,儿子儿媳就以此为借口不给饭吃并经常骂一些难以入耳的话。由于媳妇泼辣,寨邻无人敢上前劝解。得寸进尺的儿子儿媳还强行在老人居住的木房内堆放杂物,将房门锁上,使老人无法生活、居住。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孤立无助的王兴龙含着泪水,步履蹒跚只身搬到小女儿养鱼的河边小木屋中居住,这一住就是两年。

老人被逼出门后,寨邻纷纷指责,但儿子儿媳不但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强词夺理的说老人还能干农活,是小姑想要回父亲的田土而唆使公公离家的,还以“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哪有资格回来争家产”为借口与姑妈们进行了“论持久战”。

看到乌烟瘴气的家庭,王兴龙暗自伤心,默默流泪……。

丧失劳动力后,承包的土地均由儿子耕种,但儿子从未拿粮食给老人,使王兴龙无基本生活保障,近两年国家发放的各种补贴,也全部被儿子领取使用。考虑到两个孙子在读书,儿子负担重,王兴龙无数次悄悄咽下苦涩的老泪。

但随着儿子儿媳得寸进尺的过分“表演”,在无法忍受又索要无果的情况下,王兴龙多次找到村委会,村委会根据反映的情况,组织双方调解。然而儿子儿媳要么不出面,要么态度蛮横,肆意谩骂,几次调解无果而终。

下司镇政府得知老人的不幸遭遇后,派人专程到王兴龙家中,同样遭到谩骂,使调解工作宣告失败。

“家丑不可外扬”,但,在极其无奈的情况下,王兴龙的小女儿想到了媒体,想借助媒体的舆论力量解决家事。贵州电视台《真情纪事》栏目组在实地采访过程中,目睹了老人的女儿遭媳妇欧打的现状。《网箱上的老人》在贵州五台播放后,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可悲的是,儿子、儿媳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反而变本加厉。

居在小屋里的王兴龙双手颤抖,在浑浊泪水的陪伴下,彷徨于河道边,天空显得异样的昏暗……

无奈之下,王兴龙想到了法院。2011年3月20日,一纸诉状将儿子和儿媳告上法庭,请求要回儿子耕种的属于自己的承包地和农业直补款。

贾登龙承办了此案。

立案当天,贾登龙向王兴龙的儿子儿媳送达起诉状副本及相关法律文书,吃到了“闭门羹”。在等待的闲暇时间,贾法官走访了该村的支书,谈到这一纠纷时,支书一脸的无奈,由于儿子儿媳蛮横不讲理,不近情理,使村委会一筹莫展。下午7点,夜幕即将降临,劳作的村民们三三俩俩陆续回家,但仍不见夫妇俩的踪影。打听到确切地点后,贾法官立即徒步上山,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仍在地里劳作的夫妇俩,此时,天空已扯下了庞大的黑幕。说明来意后,夫妇俩先声夺人,如数家珍,振振有辞,言辞中充满了“委屈”。完成送达工作后,贾法官在黑暗中跌跌碰碰摸索下山,此时,时针已指向21点。

看是简单的侵权案件,蕴涵的则是赡养关系,如何处理,才能修复父子间远去的亲情,解除老人的后顾之忧?贾登龙陷入了沉思……。

为方便老人诉讼,5月5日,贾法官将法庭搬到老人家中进行巡回审理。规定的开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却迟迟不见夫妇俩的踪影,在三番五次的催促下,夫妇俩极不情愿地坐在被告席上。庭审中,夫妇俩对老人的诉求大吵大闹,指手划脚的责骂,几度使庭审活动无法正常进行。他们既不配合法庭调解,又拒绝在审判笔录上签字。坐在原告席上的老人显得孤独、无助,拿烟的手颤悠悠不停地抖动,眼睛里满是绝望。结果,整个庭审在吵吵闹闹中结束,旁听群众悄悄地指指点点,在愤懑的议论中不欢而散。

调解不成,一纸判决就可实现老人的诉求。但老人年迈体弱,谁来赡养他,负责他的饮食起居?谁来温暖他冰冷的心?如何从根本上解除老人的后顾之忧?如何挽回一家远去的亲情?案结事未了啊!棘手而现实的问题客观地摆在了贾法官的面前。

9月8日,该案的审理期限即将到期,是毅然判决还是争取最后的机会继续调解?贾法官思量再三,选择了后者。当晚8时,贾法官再次登门。贾法官从他们已是为人父母,也懂养育子女的艰辛说起,谈到他们对待老人的态度给子女带来的影响,谈到他们以后的归宿。释明了《土地管理法》、《婚姻法》及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入情、入理的劝说让儿子儿媳想到老人一生的不易,想到自己对老人的伤害而羞愧难当,他们终于认识到了错误,尘封的良知苏醒了,主动接受了调解,表示主动去接老人回家赡养老人。

至此,该案的处理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时针虽已指到23点,踩着归途的夜幕,贾登龙如释重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步履变得轻盈。

9月10日,距传统的中秋佳节只有两天,贾登龙决定趁热打铁,自己掏钱准备了猪肉、月饼、水果等中秋礼物,大清早赶到下司镇淑里村上梭组,与王兴龙儿子一家及四个女儿和村组领导,一同前往河边小屋。

“公,我们接您回家。”久违的呼唤、久违的笑脸,让王兴龙百感交集,喉结不停地蠕动……。

回家的路上,孙子搀扶着老人,有说有笑,寨上的人不停地与老人打招呼。

到家了,大黑狗摇头摆尾亲昵地在老人脚上磨蹭,好象在向老人诉说离别的伤感。老伙伴们也纷纷赶来嘘寒问暖,看到一切熟悉的景象,老人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

媳妇将饭菜端上桌,儿子为老人倒上了一碗米酒,夹了一筷菜,“公,您吃!”一声亲切的关怀,瞬间拉近了父子俩感情的距离,笑容在老人沧桑的脸上荡漾,大家也相继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共同祝愿老人晚年幸福、中秋快乐。

中秋的月亮,高高地挂在晴朗的夜空,格外地明亮,真是一个温馨的夜晚!

          (作者单位:麻江法院  责任编辑:潘  仲)